东莞瑞世五金机械有限公司欢迎您!

论我们应该具有怎样的历史观

时间:2019-12-21

1、历史观,是一个民族、一个时代、一个国家价值观念的集中体现。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开始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这一过程中的几个重大问题需要讨论清楚:一、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侵略到底对中国社会带来哪些影响?二、怎样看待弱国反抗强国军事侵略的民族战争?三、怎么看待革命与现代化的关系?

对于这类问题,身为大学生我们有责任了解历史,有义务接受历史的教育。这不仅使我们自己增加了文化素养,增强对历史的责任感,同时也是对自己国家历史的认识并通过对历史的了解,增强历史使命感。

其次,指出历史虚无主义的错误在于:否认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性,承认支流而否定主流,透过个别现象而否认本质,孤立的分析历史中的阶段错误而否定整体过程。其根本就是历史唯心主义。

最后,提出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高度,充分认识树立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并对国民进行相关教育的极端重要性,把它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认真抓好。

旗帜鲜明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通过摆事实、讲道理,揭穿历史虚无主义制造的种种谎言和迷雾,引导人们正确认识和对待历史,维护中国革命的伟大成果,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3. 用马克思主义历史观指导中国近现代史、中共党史、共和国史的研究和宣传,是关系到党、国家、民族兴衰存亡的根本性问题,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长远之计和根本之计。我们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史学观,自觉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等史学观。当然,史学研究也必须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史学的根本方向前提下,与时俱进,也要创新发展。我们的史学研

4. 究当然要吸收和借鉴西方史学的新成果和新手段,也要吸收借鉴中国古代优秀的史学遗产,但是最根本的,还是要弘扬郭沫若、范文澜、吕振羽、翦伯赞、侯外庐等马克思主义史学家奠定的优秀史学传统,不能妄自菲薄,更不能从根本上否定这一光荣传统。等......

1、拟采取的论文研究方法:我们小组主要以对比的方法进行研究,通过现实与历史,正面与反面两反面进行对比,最后做出总结,并给出相应的解决方法。

中国近代历史的开端,是以英国殖民主义侵略者发动鸦片战争为标志的。近年来,到底应该怎样看待殖民主义侵略,存在着很明显的分歧。现在一个很流行的观点就是殖民主义的侵略带来了西方的文明,没有这个西方文明中国就不能进步。有的人发表文章批评建国以后的近代史研究有很大的错误,很大的问题。他们说近代史研究很大程度上停留在对异族侵略者口诛笔伐的一种感情宣泄上,大大淡化了研究的理性色彩,光是批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有的人主张要重新评价近代西方殖民征服,认为过去说西方殖民主义侵略造成了东方普遍落后这种观点,使得历史批判的天平倾斜了,不公正了。认为西方殖民主义势力冲击了中国封建的“超稳定系统”,不但有利于西方资本主义经济文化向世界体系扩展,而且从根本上改变了东方历史的发展过程,或成为东方民族赶上现代文明唯一的现实良机。如果没有殖民主义推动,东方民族永远不能向现代化前进。所以有一篇文章里面这样总结道:“从某种意义上说,是鸦片战争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近代文明。”所谓近代文明,就是资本主义的文明。按照这些观点,其逻辑的结论就是——殖民化在世界范围里面推动了现代化进程。事实果真如此么殖民主义是什么殖民主义的概念是资本主义国家通过军事的征服、政治的控制与经济的掠夺,占领、奴役、剥削弱小国家、民族和落后地区,将其变成殖民地、半殖民地的侵略政策。殖民主义势力统治或者控制了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之后,为了最大限度地获取自己的利益,必然要按照自己的面貌去改造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应该承认不可避免地会向这些地区传播某些资本主义的文明,比如说把一些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管理制度、科学技术引到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毫无疑问,这一点在客观上对这些地区的发展会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过去我们对于这一点没有给予必要的承认、必要的分析,应该纠正。正如马克思主义所棋牌游戏说,殖民主义充当了历史不自觉的工具,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不要回避,也不应该回避。但是我们绝对不能一味的过分夸大殖民统治的积极作用,以至于象前面所说的把殖民统治看作是传播文明的天使,看作是引领历史前进的先贤,看作救世主。因为,问题还存在着更加本质、更加具有根本意义的方面,那就是殖民统治者实行殖民统治的根本目的绝不是要把这些国家变成资本主义国家,也绝不容许这些地区真正走上现代化,以至于让它们由自己的经济附庸变成自己的经济竞争者。 回到中国来说吧,正如毛泽东所说:“资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是近代中国贫困与落后的根本原因之一,是近代中国一切灾祸的总根源。” 首先,迫使中国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破坏中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独立;使近代中国社会性质由独立的封建大国变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弱国,社会特征、阶级关系,社会矛盾、历史任务都发生相应变化。 其次,逐渐操纵了中国的内政外交、军事国防与经济命脉,使中国被迫纳入资本殖民主义体系,沦为其附庸。 再次,造成近代中国极端的政治、经济与文化的不平衡状态,并与封建势力相结合,形成了双重压迫,民不聊生,严重阻碍中国的社会经济进步。

毛泽东曾说:“近代以来,世界上的帝国主义国家,几乎都曾经欺负过中国;而近代中国的反侵略战争,从1840年反对英国侵略的战争一直到抗日战争以前,无不以中国失败、被迫接受丧权辱国的条约而告结束。其根本原因,一是社会制度腐败,二是经济技术落后。”最近一段时期以来,有一些学者根据这个事实提出了一种观点,认为既然鸦片战争以来一系列反抗外来侵略的战争、民族战争都是在敌强我弱这个大背景下进行的。在中国远远落后于列强总体态势下面,像林则徐这样的抵抗派是不识时务,昧于大势,狂妄自大,虚骄误国,正是林则徐这些人的强硬态度导致了战争的爆发,他们应该为战争的失败及其所带来的严重后果负责,所以他们是千古罪人。而琦善以及后来的李鸿章等主张妥协求和的人是审时度势,权衡利弊,忍辱负重,委曲求全。他欢乐拼十们能够了解中国和世界情势,他们的所作所为符合国家利益,所以他们是“杰出”的、“头脑清醒”的外交家。他们这样评价的一个最重要理由是:(反对)落后一定要挨打,那么反抗也是没有用的。反抗以后仍然失败,失败了以后只能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那就不如不反抗。这个话听起来似乎有点道理。中国是落后的,落后以后也确实经常打败仗,那么还要不要反抗呢是不是所有的反抗都是错了的呢下面我就从几个方面,来对这个问题做一个回答。(一)“落后就要挨打”,这是中国人民从近代以来,屡遭外来侵略的悲惨经历中得出的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完全正确。但是上面所说的观点,把落后就要挨打作了一个不恰当的引申,变成了落后只能挨打,两字之差,意思完全不一样了。落后就要挨打,这是一个积极的命题,它唤醒我们有强烈的忧患意识,警醒我们一个国家只有首先自强,才能够在世界上自立,要通过艰苦的努力,尽快摆脱落后的状况,使自己强盛起来,赶上先进,这样才能以平等的姿态跻身世界民族之林。只有这样才能够改变任人宰割、听人摆布、受尽屈辱的悲惨命运。落后只能挨打,这是一个消极的命题。它宣扬奴隶主义、顺民哲学,涣散人们的斗争意志,鼓吹在强敌当前、横逆袭来的时候,只能够俯首帖耳、逆来顺受,听凭侵略者作威作福,予取予求。(二)这种观点的假设前提是:(反对)落后的、弱小的国家和民族,在反侵略战斗中是一定要失败的。他们的逻辑是,既然必定要失败,反抗就是徒劳无益的,你不如不反抗。我认为,问题的关键是这个假设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不论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还是国内战争,弱小的一方战胜表面上力量强大一方的事情,可以说是屡见不鲜。美国在独立战争中,打败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英国,那时美国的力量很弱小。如果按照落后不能反抗的话,那么美国就不能打败英国。落后的小国海地也同样赶走了法国殖民者,赢得了独立,取得了反殖民主义的胜利。从我们国家的历史看,如果因为力量对比悬殊就放弃斗争的话,那就没有共产党推翻国民党的胜利了。胡锦涛同志在讲到抗日战争胜利的时候特别强调:“中国人民能够赢得抗日战争的胜利,以落后的武器装备打败经济实力和军事装备远比自己强大的侵略者决不是偶然的”。抗日战争时候,中国经济实力落后,武器装备、军事装备远比日本要落后,但是中国胜利了。原因就是战争的胜负是由多种因素决定的。军事力量、经济力量非常重要,但是战争的性质、人心的向背、政治动员、战争谋略等等也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而作为一种历史的评判,当侵略者把战争强加在被压迫民族头上的时候,有些人一味地责备为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而拼死抗争的人,这没有一点起码的公平。(三)既然反抗是徒劳的、错误的,那么当侵略者以军舰,大炮兵临城下的时候,弱小民族应该怎么自处呢对此,他们开了两张药方。第一张药方是:先不抵抗,等到整顿军备、充实武力之后再战。我认为这完全是一句空话。因为战争什么时候发动,不是由你决定的。战争什么时候打,找什么借口来打,从来都是由侵略者决定的。侵略者会等到你整顿军备、充实武力之后来发动战争么不存在这种可能,所以这样的研究毫无价值。第二张药方是:应该放弃抵抗,通过让步来换取与侵略者缔结的一项“相对有利的和约”。实际上,近代历史上李鸿章等人一直在用这个办法。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之前,李鸿章都曾经尽心竭力地幻想通过各种让步来求得各国的调停,避免战争。其结果还是避免不了,战火还是在中国大地上熊熊燃烧。因为侵略者们欲壑难填,绝不是一点小的让步就可以满足的。相反你一让步,他必然愈加得寸进尺。所以,林华国教授在一篇文章里这样写到,“中外战争史里边,被侵略者以顽强抵抗,迫使侵略者降低侵略要求的事例并不少见,以放弃抵抗赢得侵略者让步的事例是闻所未闻”。(四)既然反侵略的民族战争都失败了,我们应该怎么来看待这种令人痛心的事实呢简单地以成败论英雄,以成败论是非,显然是一种过于肤浅、也过于陈旧的历史观点。事实上,近代史上的许多重大事件都以失败而告终,但不能说失败了就不起作用,失败了就是错误的。恩格斯曾经说:“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

(一)革命同现代化二者不是对立关系,不是互相排斥的关系。美国的汉学家们对革命本来是肯定的,后来又否定了,用现代化范式来代替革命范式,认为革命起的作用很坏。那么到底应该怎么看待革命和现代化,它们是个什么关系呢我认为,革命与现代化二者不是一个对立的关系,不是一个互相排斥的关系。我是不赞成用现代化史观来替代革命史观这个提法的。并不是不可以用现代化的角度去研究中国近现代历史,但是不能用现代化史观替代革命史观。过去我们过于强调政治,忽略了社会经济、社会文化等。这种教条、僵化的思想应该改变。如果我们用唯物史观去研究革命,也用唯物史观去研究现代化,那么就会发现,革命与现代化这两者是统一的。革命是近代史的主要内容,革命是近代史的最强音,而现代化实际上是中国人民200年的不懈追求,所以这两个东西是统一的。权威学者费正清在其著作《观察中国》中写道,帝国主义的侵略使得中国人民蒙受了耻辱,正是这种耻辱唤起了中国的民族主义,并且激发了20世纪的中国革命。他认为,革命是近代中国的基调。所以,把革命同现代化对立起来,用一个否定另一个,这不符合历史,其实革命是为现代化创造条件的。推翻帝国主义统治,不革命是不行的;要推翻封建专制主义的统治,不革命也是不行的。因此,就是要进行革命。但这个革命是为中国的富强、人民的共同富裕创造的必要前提,而现代化也为革命提供必要的物质基础和精神基础。也就是说,没有一定的现代化,革命也不能发生。同样,革命也为现代化的大步前进创造了必要的政治前提。没有民族独立,就没有人民民主,也不能实现现代化;没有现代化,现代意义的革命也无从发生;政治、经济、文化永远落后,也不能实现真正的民族独立。所以,二者之问不是矛盾关系,不是一个否定另一个的关系,而是互相促进的关系。(二)革命是被逼出来的。不管你赞成也好,反对也罢,革命确确实实是中国近代史的主旋律,这个事实并不因为你喜欢或者厌恶而有所改变。一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建设才代替了革命。革命,作为社会发展过程中一种客观的历史运动,它不是少数人人为鼓吹、制造的结果,也不是一时感情冲动的产物,这是一种适应社会需要的理性选择。革命不是少数人一呼,大家就跟着革命了,就崇拜革命了。恩格斯曾经说过一段话,“把革命的发生归咎于煽动者的恶意的那种迷信时代早已过去了”。现在每个人都知道,任何地方发生革命震动,总是有一种社会要求作为背景,而腐朽的制度则阻碍这种要求得到满足。现在很多人都抽象地讨论是和平好还是战争好,是革命好还是改良好。我认为,抽象地提出这样的问题,本身就很荒唐。谁都喜欢和平。因此,我们说,在正常情况下改良好,但在不革命就不能前进的时候,就必须要革命。到这个时候,革命就成为历史发展的火车头。事实上,我们国家的所有革命家,几乎都是被逼上梁山的。在这一点上孙中山、毛泽东自己都讲过。孙中山曾说过,我本想和平改革,而且我也曾经向李鸿章上书,希望他支持我,但是李鸿章不理我,最后不得不推翻政权,不得不易之以强迫。毛泽东也曾经讲过,我先是教小学后来是教中学,从来没有想起过拿起枪杆子来。后来看,不推翻这个社会就不能前进了,所以我就拿起枪杆子来参加战斗了。很多人在作为一个革命者之前,都是改良主义者,后来都参加革命了。在那种社会条件下,不打倒当时的政权社会无法前进一步,也就不得不拿起枪杆子来进行革命了,所以我说我们的革命是被逼出来的。(三)没有革命就没有工业化。现代化的一个很重要内容就是工业化,这是没错的。但是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不经过革命,工业化是不能实现的。毛泽东曾说:“没有独立、自由、民主和统一,不可能建设真正大规模的工业,没有工业,就没有巩固的国防,就没有人民的福利,就没有国家的富强,一个不是贫弱的而是富强的中国,是和一个不是殖民地半殖民地而是独立的,不是半封建的而是自由的、民主的,不是分裂的而是统一的中国相联系在一块的。”在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分裂的中国,要想发展工业、建设国防、福利人民、求得国家的富强,多少年来多少人做过这样的梦,但是一概幻灭了。只有正确理解革命和现代化的关系,才能对近代社会的两大历史任务有深切的认识,也才能够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有准确的把握。

新民主主义革命是指在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中的无产阶级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既然是无产阶级领导,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工农武装,所以我们必须选择社会主义,只有社会主义可以救中国。

以史实为依据,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是历史研究的根本原则和根本方法。历史虚无主义对待历史的态度,则是有哗众取宠之心,无实事求是之意。持历史虚无主义态度的一些人在“学术研究”的名义下,不尊重历史事实,片面引用史料,根据他们的政治诉求,任意打扮历史、假设历史,胡乱改变对近现代史中重大事件、重要人物和重要问题的科学结论;有的则以“客观”、“公正”的面貌出现,崇尚“坏人不坏”、“好人不好”的模式,要求按照人性论的原则治史,否则就是脸谱化、“扣帽子”;一些人还以“思想解放”、“理论创新”的名义糟蹋、歪曲历史。

要全面地、客观地把握历史材料,从历史的实际出发,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正确评价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只有这样,才能够把历史现象个别性、独特性的研究与历史规律性的思想统一起来,尊重历史发展的辩证法;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把历史的内容还给历史。

历史虚无主义者则与此相反,他们往往是用一些片面的材料,就很轻易地做出结论,轻易地推翻过去的判断,并把它当成“创新成果”塞给读者,这对于不了解历史的人来说是很有迷惑作用的。取其一点,不及其余,甚至无中生有,是一些人做翻案文章,歪曲和颠覆历史的惯用手法。当然,翻案文章历来都有人做,翻案并不一定就是坏事,主要看它是否合乎历史的真实。西子湖畔岳飞坟前的一副名联:“忠奸自古同冰炭,毁誉于今辨伪真”,做的就是翻案文章,翻风波亭千古奇冤的案。史评自有人心在。扶正压邪,涤浊扬清,扬我民族之浩然正气,这是一个正直的史学工作者和有识之士应有的史识良知。今天如果再有人要翻岳飞这个民族英雄的历史铁案,忠佞颠倒,指鹿为马,一定会被视为荒唐与可笑。然而,不幸的是,此等荒唐事在当今的史学界却并不鲜见,一些人热衷于美化、拔高像慈禧、琦善、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这样一些历史人物,而对林则徐、洪秀全、谭嗣同、孙中山等则加以非难、贬低。当然,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多数是属于学术讨论的问题,矫正过去存在的对历史评价过于简单化的做法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用颠倒事实的办法一褒一贬,这难道仅仅用“史事如烟”、见仁见智能够解释的吗?

在历史研究中要坚持阶级分析的方法。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一文中指出:“以往的全部历史,除原始状态外,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这些互相斗争的社会阶级在任何时候都是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产物,一句话,都是自己时代的经济关系的产物;因而每一时代的社会经济结构形成现实基础,每一个历史时期的由法的设施和政治设施以及宗教的、哲学的和其他的观念形式所构成的全部上层建筑,归根到底都应由这个基础来说明。”(《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739页,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只有牢牢把握社会历史发展的这一基本事实,用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观点观察和分析社会问题,才能透过错综复杂、千变万化的社会现象,认识事物的本质,掌握社会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认清历史发展的趋势。如果离开了这一基本点,就会陷入唯心主义的泥淖中去。

历史虚无主义者则无视人类社会历史的这一基本事实,否认和反对阶级分析的方法,用抽象的人性论取代阶级论,以所谓客观主义的姿态掩盖其资产阶级的立场。这是他们在对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分析中屡见不鲜的。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严重危害:1.历史虚无主义起到消解主流意识形态,搞乱人们思想的恶劣作用。它脱离客观历史事实,以唯心主义的价值观对历史进行剪裁甚至重塑,背离了起码的客观性标准,是典型的实用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根本对立。历史虚无主义所散布的种种言论,不仅涉及史学领域的大是大非问题,而且直接关系到做人立国的根本问题。这主要是:是维护历史本来面目,还是歪曲历史真相;是高扬民族精神,还是鼓吹妥协投降;是从历史主流中汲取精神力量,还是在历史支流中寻找负面影响;是坚持唯物史观,还是回到唯心史观。如果这些原则问题被颠倒、被消解,就会从根本上搞乱人们的思想,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就会失去立足和发展的思想基础。

历史虚无主义的一些鼓吹者却丧失了起码的民族良知,他们不但渲染民族失败主义情绪,而且公开走上称颂帝国主义侵略,称颂殖民统治的道路上去。在他们看来,像琦善、李鸿章这样主张妥协投降的人物,是实事求是的、明智的,是负责任的态度,是真正的爱国,而主张抵抗的林则徐等人则成了不负责任的蛮干。是非黑白竟然被颠倒到如此地步!有的人竟然走到美化帝国主义、颂扬侵略的邪路上去,连起码的爱国之心,民族大义,都化为乌有。

这里还要指出,历史虚无主义必然导致民族虚无主义和文化虚无主义,一些人不但歪曲近现代中国历史,而且对我们伟大的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源远流长的灿烂文化也恣意抹煞。在一些人的笔下,我们的民族不仅“愚昧”、“丑陋”,而且充满“奴性”、安于现状、逃避现实等等。一个民族的精神被矮化、丑化,优秀的文化和文化传统被否定、抹煞,民族独立的历史被嘲弄、糟蹋,这个民族还能立得起来吗?!我们知道,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人民的共同理想,这是近代中国的历史性选择,是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的唯一正确道路,具有极大的凝聚力。中国人民行进在社会主义道路上已经半个多世纪了。60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极度贫弱、任人宰割的旧中国已经变成了一个初步繁荣昌盛、举世瞩目的新中国。这是中国人民引以自豪的伟大成就。然而,历史虚无主义者以阴暗、仇恨的心理看待人民革命和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他们把党和共和国历史上的许多重大事件都加上“左”的罪名;他们利用我们所经历的曲折,把错误无限扩大、上纲上线,借以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取得民主革命、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伟大成就这一历史的主体。他们否定中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性,散布社会主义失败论,颠倒是非,混淆视听,如果听任其发展下去,就会动摇中国人民的共同理想,摧毁近代中国苦苦追求的国家富强、民族振兴的伟大事业。由上可见,历史虚无主义不但颠倒了历史,而且也搞乱了人们的历史观。科学的历史观对于人们确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关系极大。对历史的颠倒,必然会导致是非、美丑、荣辱标准的颠倒。这种是非判断标准的颠倒,会在社会上造成极大的思想混乱,而社会思想混乱进而就可能会造成政治上的动乱。在苏联解体的过程中,否定和颠倒历史大行其道,从全盘否定斯大林,到全盘否定列宁和十月革命,把社会主义说得一无是处,这是最终导致苏联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惨痛的历史教训值得我们认真记取。

2.历史虚无主义适应敌对势力西化、分化我国的战略企图敌对势力从来没有放弃西化、分化我国的战略企图,他们以经济、政治、思想和文化渗透为主要形式,企图使社会主义国家政权从内部演变,从而达到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目的,它是在西方各种以唯心主义历史观为哲学基础的思潮的影响下,适应西方国家对我实施和平演变战略的政治需要和国内反社会主义势力的策略变化,产生的一种政治思潮,它所反映的不仅是文化问题,而且是政治问题,不仅是对待历史的态度问题,而且是对待现实的态度问题。美国历届政要人物,都一直奉行对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和平演变”的战略。虽然随着客观形势的变化,对“和平演变”的提法有所不同,但不论是杜勒斯的“解放政策”,尼克松的“不战而胜”战略,还是里根的“遏制战略”和后来的“超越遏制”的新战略,其实质都是一样的。特别是苏东剧变之后,他们的主要矛头就转向了社会主义中国。

3.历史虚无主义企图从根本上动摇社会主义中国的立国之本和强国之路。它否定、歪曲中国革命史,特别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史,是要从历史依据上抽掉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性,在理论深层上否定唯物史观关于历史规律性、必然性的观点,达到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和社会主义制度,否定共产党领导的合理性、正义性的目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攻击的主要方向,就是竭力贬损和否定革命,诋毁和嘲弄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而进行的反帝反封建斗争,诋毁和否定我国社会发展的社会主义取向,而新中国的诞生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确立,正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的产物,如果人民革命这个前提被否定了,社会主义制度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中国人民经过长期艰难曲折的革命斗争,终于在我国建立了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和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确立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和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这些基本原则已为我国的宪法所确认,成为维系国家团结和奋进的政治制度和原则立场。 历史是一面镜子。从苏联解体的过程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乱史灭国的轨迹,看到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所造成的严重危害。坚持唯物史观,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将是一个长期的重要任务。我们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通过摆事实、讲道理,揭穿历史虚无主义制造的种种谎言和迷雾,引导广大群众正确认识和对待历史,维护中国革命的伟大成果,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因此我们应具有用马克思主义历史观指导中国近现代史、中共党史、共和国史的研究和宣传,是关系到党、国家、民族兴衰存亡的根本性问题,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长远之计和根本之计。我们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史学观,自觉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等史学观。当然,史学研究也必须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史学的根本方向前提下,与时俱进,也要创新发展。我们的史学研究当然要吸收和借鉴西方史学的新成果和新手段,也要吸收借鉴中国古代优秀的史学遗产,但是最根本的,还是要弘扬郭沫若、范文澜、吕振羽、翦伯赞、侯外庐等马克思主义史学家奠定的优秀史学传统,不能妄自菲薄,更不能从根本上否定这一光荣传统等的历史观。